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全面盘点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现状及解决对策(4)

2015-04-23 11:33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近日,关于社工人才流失报道不绝于耳,本网现为您全面盘点各地社工人才流失现状以及解决对策,从高层声音到地方解决之道,目标只有一个:如何留住我们可亲可敬可爱的社工们!

济南:社工流失严重缺口超万人

商报济南消息(记者张雯雯杨芳)他们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事业编制,大家干一样的活,可薪金待遇却相差很多。同工不同酬,社会认同感差,导致济南社工流失严重,缺口已超过1万人。

2009年,济南市面向全国首次招聘5名专业社工。2011年,济南市民政局首次面向全国以购买社会服务方式招聘专业社工150人,小王就是其中的一名报考者。“我记得当时招150人,报名了3500多人,最终有162人留下来。”

与义工和志愿者不同,社工作为一门职业是有薪酬的。小王告诉记者,当时是按专业技术岗位招聘的,基本工资本科2100元/月,专科1800元/月,有五险一金。“工作三年,待遇一点没涨,很多社工干了不到一年就纷纷离岗,我们那一批人,一年后有1/3人辞职了。”小王说。“最尴尬的是每月发工资的时候,同一个办公室,其他人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事业编制,只有我是合同工。”小王说,同事们除了工资,还有各种奖金,而小王只有基本工资。

据济南社工协会统计,目前济南社工总数有204人,专业社工缺口已超过1万人。

新疆:社工专业毕业生:专业遇冷前景忧

洁丽地孜是幸福阳光社会工作服务站的一名工作者。像她一样,在新疆从事社会工作的人员有11.6万人,其中一线工作人员有3万余人,而拥有社工资格证书的仅有623人。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工作发展规划,预计到2020年,从事社会工作一线服务的人数将达到5.7万人。

“11.6万”、“5.7万”、“623”……这些悬殊的数字背后意味着什么?

工作中困难不少

7月10日,在幸福阳光社区,6岁的小雨来参加幸福阳光社会工作服务站组织的“我的暑假我做主”小组活动。她安静地坐在角落,还不好意思和身边的小朋友说话。看到小朋友们有点儿害羞,洁丽地孜先从一个“破冰”游戏—松鼠搬家开始,小朋友拉起小手做游戏,不一会儿会议室里笑声一片。

看着孩子们玩得高兴,小雨的奶奶说,社工站是个啥,他们开始也不知道。

居民对于社工概念的不了解、将社工和社区工作者划上等号,对于刚接手工作时的洁丽地孜来说,是她最大的困惑。

2013年,洁丽地孜和社工们拿着自制的宣传手册,在社区的小广场一次次为居民讲解到底什么是社会工作。

当得知社工能为青少年、残疾人提供免费服务,有的人似懂非懂地支吾一声“哦”。而大多数人是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看,就把宣传册扔进垃圾桶。

“那时真的感到很气馁,原有的幻想都破灭了。”洁丽地孜说。

后来,经过一年,社工站开展了20多次小组活动,如社区邻里节、防震减灾宣讲、老年人兴趣拓展等,才渐渐得到居民的认可。

而对于这项职业,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主任付再学说,其实社工需要用专业的知识,利用和整合各种社会资源,来帮助在社会生活中遇到各种困难和问题的人,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我的暑假我做主”就不是一次普通的儿童游戏活动,其分为两个环节:游戏互动和讲解废物利用。为此,洁丽地孜提前做了活动方案,运用的理论依据、活动目标等都有详细的策划。有时为了一次活动,加班是常有的事。

但对于金艳红来说,这份工作不仅仅是累并快乐着,更多的还有困惑。2012年社工站成立后,金艳红是社工站的执行主任。

2013年5月以来,共有110名社工加入“三区人才计划项目”,其中55名人才是北京、深圳等地的专业社工机构派来的,大多分配在乌市旭东社区、科北社区、迎宾桥社区等四个社区。另外55名本地的专业人才也分配在全疆的专业机构和社区中,洁丽地孜就是其中一个。

缺少专业人才开展个案项目,成了金艳红最头疼的问题。

金艳红举了个例子:分析“失独”老人的性格、背景等,制定方案,帮助老人走出“失独”阴影,算个案项目,若是简单地为他们提供送餐服务这种公式化地慰问,不算真正意义的社会工作个案。

专业遇冷前景忧

洁丽地孜2013年毕业于新疆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班里的28人中,她是唯一毕业后从事这份工作的人。

在新疆的高校中,新疆大学2002年就开设了社会工作专业,是全疆第一家开设该专业的院校。

付再学说,当时内地的社会工作已经起步,我们也认识到这种“帮助人”的新兴职业在调节社会矛盾方面的作用,考虑到今后对这种人才的需求会很大,因此开设此专业。

这个专业的学生四年要学习四十多门课程,基础课涉及心理学、社会调查、人类学等,此外还有专业课,如个案、小组等如何针对特定人群开展服务。

十二年间,新疆大学已向社会输送了500多名该专业人才。然而由于新疆社工的发展相对滞后,该专业学生就业前景并不理想。

作为洁丽地孜的学妹穆叶莎来说,刚上大一时,她和班里的24名同学都很迷茫,“不知道这个专业以后要做什么”。

明年就要毕业的穆叶莎了解到,很少有单位招聘这个专业的学生,因此进入企业或创业依旧是她的首选。

侯倩2014年大一,高考毕业填志愿时,她误以为社工就是在政府部门工作,或管理档案之类,就选择了这个专业。

现在虽然离毕业还有三年,侯倩担心,社工证书通过率只有百分之三四十,若没有通过,在机构中从事这份工作,薪酬并不能得到保证。

据自治区民政厅社会工作处的统计,全疆有资质证书的623名社工中,在乌鲁木齐市的不到200人,多分布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社区;克拉玛依市占三分之一;其他的在全疆其他单位。

学生们的这些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付再学说,这个专业的毕业生就业大致有两个方向,首先通过考试进入如市儿童福利院等事业单位,这类单位有岗位设置,但岗位数量毕竟是少数。其他机构或单位中几乎没有这类岗位设置。

其次是可以进入民办的社会组织,如社会工作机构,这样的机构在全疆有31家,“但很多学生都希望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如公务员,因此去这些机构也并不是学生的首选。

缺乏岗位设置、薪酬福利得不到保障,这些都是困扰学生们的问题,正因为就业前景不好,在2006年以后,新疆大学该专业的招生转变为隔年招。

除了新疆大学,目前,新疆师范大学也招收社会工作专业本科生,新疆职业大学、乌鲁木齐职业大学招收社会工作专业专科生,4所高校每年的招生名额在200人以上,大部分毕业生依然面临着毕业“无门可投”的尴尬。

破冰举措带来希望

在这些困境中,洁丽地孜看到了一丝希望。自治区与民政部培训中心、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协调,建立了对口支援关系,为新疆培训社会工作人才。

此外,在资金方面,2014年政府投入约300万元,首先是有侧重地对社工工作进行政府购买,包括对社工的岗位、项目等方面,其次是对“三区人才支持计划”中对社工的生活补贴,再次是编写双语教材,扩大本土社工数量。

洁丽地孜说,社工的春天终究会来的,只是需要时间。

链接

美国有50万名注册社工,香港有11400多名,现在上海也有约8000名社工。在香港,对社工采取强制注册管理,并且社工大都从属于各个社会服务机构,其服务涵盖教育、社会福利、文化、医疗等行业。香港社会组织因此也创造了几十万个就业岗位,开启了职业化道路。这些岗位的收入稳定,待遇仅次于公务员,并享有相当数额的退休补助。

上一页 1 23456...10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