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杂事多考核多 南京千名大学生社工5年走了一半

2014-10-14 10:01   人民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南京市2009年公开招募的1000名大学生社工,目前已经离开了近一半人。扬子晚报记者近日从市民政部门了解到,薪资待遇因素并非社工离岗的主要原因。记者调查发现,“不适应”基层、工作压力大,考核标准高,甚至太年轻都是导致一半社工离开的原因。

  这位社工桌上堆满了2000户居民家的智能防盗门钥匙,他将逐户发放到位。

这位社工桌上堆满了2000户居民家的智能防盗门钥匙,他将逐户发放到位。

 

南京市2009年公开招募的1000名大学生社工,目前已经离开了近一半人。扬子晚报记者近日从市民政部门了解到,薪资待遇因素并非社工离岗的主要原因。记者调查发现,“不适应”基层、工作压力大,考核标准高,甚至太年轻都是导致一半社工离开的原因。

先看看收入 大学生社工年薪已超6万元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玄武区在2009年全市的社工招聘指标中,分得100名社工,到报道时少了8人。

“2009年社工的工资待遇全市没有具体标准,一般由区里和街道自己定,那时较低,拿到手大概2000出头。”玄武区民政局负责人介绍,那8个人不想来可能与工资待遇低有关。本报对此事也持续报道。

2011年5月,南京市出台“专职社工薪资待遇”的细则标准,明确“按照城市上年度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来执行。今年6月份显示2013年度上述工资标准是6.04万元。7月起,全市各区及时按新标准为社工造新的工资表,再加上学历补贴、社工资格补贴、工龄补贴及正副职岗位补贴,以及街道帮助缴纳的五险一金,在基层的专职社工每年实际收入将超过6万元。

为什么放弃?工作琐碎考核又多,压力太大

玄武区当年招聘的社工现在已离开了41人,现在还有51名大学生社工在岗;建邺区当年69名大学生社工离开了33人,还有36人在岗。记者从市民政局了解到,2009年招聘的千名大学生社工已离开近一半人。那些沉不住气离开的社工,是不是因为不能适应社工岗位呢?记者倾听了几位社工的心里话。

易遭误解,都不敢登居民门

“收入方面应该不是他们离开的主要原因。”建邺区一位大学生社工告诉记者,他来社区5年,身边先后有四五个社工离开这个岗位,他们选择离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不适应。

究竟是什么方面的不适应?“打个比方,做人口调查时,我不敢自己上居民家门,一是会遭到误解甚至谩骂,还有一次有个独居的男居民竟然流露出猥亵的嘴脸。”说话的女孩子是某社区一位普通社工,她坦言尤其遇到上级单位分派的硬性任务时,感觉压力很大,常常夜里失眠还做恶梦。父母知道后,坚决要她放弃社工工作,她眼下也想放弃。

考核太多,工作压力大

建邺区一位社工说,工资虽然有保障了,但并不高,尤其在家里挑大梁的男生,往往无法满足于每月拿到手3000多的薪水,而跳槽去考公务员、事业编,有的还努力进了效益较好的企业。“女社工还是比较多,哪个社区都差不多。”秦淮区一位社工透露,社工岗位的压力真不是外人能想像的。

去年至今,主管的民政部门千方百计为他们呼吁减负,如今文字台账确实少多了,但电子台账一样没少。再加上各部门临时下派的硬性任务,全部需要考核结果的,他们一样都不能马虎放松,每天都觉得很紧张。

杂事太多,让人心烦躁

记者上半年走访几个社区,看到的情况几乎雷同:没有几个社工在社区接待居民,几乎都在大街小巷扫马路,或站岗执勤。一周前,记者在建邺区某社区采访时,见到一位社工桌上堆满了一串串钥匙。“这是区相关部门为居民做好事,给楼幢安装智能防盗门,我负责发放2000户居民家的钥匙。”他需要打多少电话、跑多少次居民家,还可能会遭遇不理解,不言而喻。然而遗憾的是,这位社工透露,他们做这些并没有补贴。一些社工正是无法理清这一摊一摊、永无止境的烦乱杂事和内心骚乱,一咬牙一跺脚,走了。

“企业或机关事业单位工作单纯,又不需要考核服务效果,年轻人学习能力本来就强,下个苦劲能考走的就走了。”朱华福说,为了留下他们,社区也尽可能想办法,比如帮他们租房或减轻他们不擅长的工作内容。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