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李亚鹏给社会提出了问题

才让多吉  2014-01-09 13:17   中国青年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中国人从来就不缺乏善意。今天,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如果有一个完善的公益慈善制度安排,民间爆发出来的公益慈善力量定能给这个国家带来更多好的变化。

同样是明星参与慈善公益,为何结果大相径庭?

2006年5月,王菲和李亚鹏患有先天性唇腭裂的女儿李嫣出生。2006年11月,王菲、李亚鹏捐资100万元,倡导成立了嫣然天使基金,用于帮助中国贫困的唇腭裂患儿恢复笑容。

同年5月,皮特和朱莉夫妇的第一个女儿希洛出生。随后,他们将希洛首次曝光的照片,以760万美金的价格拍卖,所得款项全部捐给朱莉-皮特基金会,用于战争难民的人道主义救助。

7年之后,2013年11月,皮特和朱莉夫妇蝉联好莱坞明星慈善榜最具爱心人士奖;王菲、李亚鹏夫妇离婚,李亚鹏被爆料人周筱赟多次质疑,指出李亚鹏实际控制的书院中国文化发展基金会和嫣然天使基金存在多处问题。

在好莱坞,明星参与慈善公益活动已经成为一个潮流,不管是几线明星,如果年底交不出一份慈善公益答卷,几乎就没有办法参加各种聚会。对于他们而言,参与慈善公益是实现社会责任的一个部分。奥黛丽·赫本曾经去非洲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募捐。保罗·纽曼曾经开办食品厂,并将经营所得投入公益事业。根据“期待明星”网站2010年的统计,好莱坞有2807位明星参与了1788个组织的公益活动。

但是,做慈善公益是一件专业的事,不仅需要慈悲,还需要智慧。慈悲让明星看到别人的苦难,而智慧让明星学会如何支配手中的善款。

皮特和朱莉夫妇在公益慈善中能取得今天的荣誉,并非他们天生熟悉公益慈善,从2006年成立朱莉-皮特基金会开始,一直有一家专业公司在帮助指导他们如何参与、管理公益慈善组织。该公司的明星客户还包括麦当娜、克鲁尼和布洛克等。因为有专业人士的指导,这些明星才知道自己的公益慈善热情该如何落脚,如何让捐赠到自己名下的每一分善款落到实处。

好莱坞明星参与慈善公益,有人在质疑中声名狼藉,也有人在质疑中华丽转身。获得3次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摇滚乐队U2主唱波诺,在自己创立的“One”慈善基金会爆出丑闻被关闭后,对记者说:“只有实现慈善专业化,才能获得社会信服。”后来,在波诺的推动下,发达国家免除了非洲数百亿美元债务,波诺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慈善方式。

去年年底,李亚鹏受到了爆料人周筱赟的质疑。1月6日上午,爆料人周筱赟再次发微博称,嫣然天使基金自2006年11月开始筹款以来,“7000万善款下落不明”,“涉嫌巨额利益输送”。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回应称,截至2013年12月,嫣然天使基金累计募集款物1.42亿元,目前已支出款物1.31亿元。其中,4153万元用于患儿救助款,约占总支出的32%;定向用于嫣然天使儿童医院建设资金5322万元,约占支出的40%。也就是说嫣然天使基金成立以来所募集的善款,用于病童救治的钱还没有建设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钱多。

根据现在披露的信息,李亚鹏起码用5322万元善款投资建设了一个专科医院,而医院成立一年半以来,仅为996名贫困唇腭裂患儿实施了免费手术。而这中间,红十字基金会并没有说明,这996名贫困儿童治疗费用是否包括在嫣然天使基金投入4153万元善款救助的9347名患儿名单之中。

这样的质疑不只是针对李亚鹏,而是社会需要通过这样的数据分析,看用数千万善款修建一个医院是不是合理,是不是节约了社会成本,提高了善款效率。5322万元的善款,按照嫣然天使基金公布的单例平均救助费用4398元计算,如果这笔钱直接用于腭裂患儿的救助,起码可以帮助1.2万名儿童恢复笑容。另一方面,因为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成立,红十字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中止了与新疆西藏以外医院的合作,这意味着,新疆和西藏以外地区的患儿要接受救助就必须到北京嫣然天使儿童医院。从农村到北京,车行舟船,人吃马喂,患儿家庭的这些支出可能就要几千元,显然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成立可能增加了患儿救助的社会成本,增加了患儿接受救助的家庭成本,这也许是医院成立至今,只有不到1000名患儿申请救助的原因。这本社会的大账,不知李亚鹏和他的团队算过没有?

上亿元的善款虽然是经由李亚鹏和王菲个人的社会影响力和人际关系募得,但这些进入慈善公益基金的善款,已经转身为社会的公共财富,这些钱怎么使用才算合理,怎么才能帮助到更多的人,不应由一个人说了算。

从社会的大账簿看,今天不是周筱赟质疑了李亚鹏,而是李亚鹏的公益行动给社会出了一道题,我这么做公益行不行?需要回答这个问题的应该是这个社会以及捐款支持李亚鹏的朋友们。

公益之旅,以善为本,我们不应以恶意去揣度任何一人,包括李亚鹏。李亚鹏的公益之旅之所遭到周筱赟的质疑,遭遇到社会的不解,这和制度没有为李亚鹏制定好交通规则又缺少专业人士指导有很大关系。2006年,李亚鹏和王菲凭借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开上了“嫣然天使基金”这辆公益快车,高速路上无警察,也没有专业人士的指导,故事怎么可能避免?

出现了物欲横流、炫富和过度消费的今天,社会风气的改变需要李亚鹏这样的善行者,也需要周筱赟这样的监督者。正如鲁迅所言,任何美丽的东西都需要有所附丽,无论是监督还是善行,只有附丽在制度框架内才能对社会作出贡献。

中国人从来就不缺乏善意,回想汶川地震瞬间爆发出来的善意,震惊了自己,也震惊了世界。今天,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之一,如果有一个完善的公益慈善制度安排,民间爆发出来的公益慈善力量定能给这个国家带来更多好的变化。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