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2015——社会工作者的新职愿

房光宇 2015-01-12 09:15   中国社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2014年,社会工作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家和地方出台了一系列支持社会工作发展的政策,多个省份的社会工作制度体系初步成型,据民政部最新发布,目前我国持证专业社工达15.9万人,社会工作职业群体已初具规模。

2014年,社会工作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家和地方出台了一系列支持社会工作发展的政策,多个省份的社会工作制度体系初步成型,北京、广东、重庆等地的社会工作支出纳入了政府财政预算,社会工作日渐活跃于社区、医务、司法、青少年、灾难救助等领域。据民政部最新发布,目前我国持证专业社工达15.9万人,社会工作职业群体已初具规模。

然而,在社会工作蓬勃发展的背后,仍然存在一个让人尴尬的事实,那便是专业社工的流失率居高不下。据多家媒体报道,2014年广东、上海等地的社工流失率将近20%。大批专业社工的流失,对社工行业稳定性的冲击及人才队伍建设的影响不言而喻。如何让社工留下来?如何让留下来的社工更安心、更愿意投身于社工事业?相信这些问题仍然是2015年社工行业摆脱不掉、回避不了的重要议题。

有位一线社工来稿建议:“与其纠结于离开的20%,不如关心留下来的80%。”是的,有些人因为种种原因而离开了社工行业,但还有另外一部分人选择留了下来。在新的一年里,把更多的焦点放在那些留下来的人,关注他们对本职业的所思、所想、所求才具有更重要的意义。为此,记者采访了广东、重庆、江苏、山东、北京等地的近十名一线社工,在新年伊始之际,听一听他们的内心呼声和羊年职业愿望(以下简称职愿),以期社会各界更加关注、关心这一“助人”群体。

新年职愿之一——生存及认可

虽然社会工作是一个价值带入感非常强的职业,但仍然不得不承认,生存问题仍然是许多一线社工考虑的首要问题。据了解,在诸如北京、广州、深圳这些发达城市中,专业社会工作者的工资约为三四千元,扣除租房、吃、穿、交通等生活必需,社工几乎剩不下钱。在深圳工作两年的禁毒社工吕庆说:“提到深圳社工,大家都会觉得深圳社工的工资很高,可是大家不知道深圳社工流失率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工资水平跟不上。”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繁华,而从事社工职业的人,似乎与这种繁华无关。他们就像匆匆看客,长期挣扎于温饱的边缘。

深圳的另一名社工徐慕姬谈道,“毕业至今有3年多,每月到手工资为4200元。很多人认为努力读书而毕业后才赚那么点钱,太不值得了。我知道,有些同事离开社工行业,可能还缘于对社会地位的隐忧。”

或许,社工谈职业愿望时表面上说的是生计问题,但实际上属于社会认可范畴。愿2015年社工的新年职愿之一——生存及认可愿望可以实现。

新年职愿之二——能力提升

据了解,我国一线社工的专业能力尤其是实务能力,普遍存在一定的不足。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大学教育在培养社工时重理论、轻实务,学生先天不足;另一方面是社工在入职后,社工机构的相关培训及督导服务跟不上。这些都造成了新入职社工在提升自身实务能力时,只能靠慢慢摸索和长期积累。尽管广东某些城市尝试引入了香港督导,但相对于我国广大的社工群体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一线社工对专业能力提升的呼声居高不下。

深圳社工吕庆说:“我希望自己处理禁毒实务领域个案工作的能力可以有所提高,尤其是会谈技巧,希望能够获得提升。”重庆社工李鸿波说:“我也希望能够提升自己的专业服务能力。只有服务的专业性提升了,才能真正为服务对象提供优质的社工服务。”

一句句恳切而真诚的话语,流露出社工对提升专业能力的渴求和愿望,也反映了他们对这一职业的热爱和忠诚。愿2015年社工的新年职愿之二——能力提升愿望可以实现。

新年职愿之三——职业发展

相对于收入,职业前景是社工更看重的因素。据记者了解,许多社工都表示,收入低没关系,但要能看到希望,未来要有奔头。

在社工职业晋升方面,各地方发展步伐不一,社工普遍担心职业发展路径问题。北京的一位青少年社工小郑谈道,她工作了两年,最初做一线社工,后来成为督导助理,当前做到了初级督导。记者问及下一步还会有什么晋升方向,小郑也较迷茫,“因为单位只规划到这里,再往上便没了。”

在东莞工作了5年多的社工谢水华,他最大的期望是社工职称等级评价体系能够完善,让社工的晋升渠道更多元,而不仅仅局限于当前的作督导和管理两条路线。重庆社工黎键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她说:“建立一套成熟的社工人才梯队培养机制,能让社工明确职业规划,加强职业归属,防止人才流失。”

职业发展的愿望,与其说是社工期望,不如说是相应制度的设计缺失。当然,对于一份相对较新的职业来说,完善机制需要一个过程。愿2015年社工的新年职愿之三——职业发展愿望可以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早日实现。

新年职愿之四——公众认可

从事社工职业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被社会认可,都希望“社工”这一名词能被公众所接纳。然而,社工在开展工作时遭遇“闭门羹”的现象还比比皆是。

南京社工陈庆年讲得非常实在,“我希望能够敲开更多社区居民的门,因为很多居民都是隔着对讲机或安全门与社工讲话,根本不让社工进门。”

济南社工宋书文谈得则更为理想,她说:“希望社会工作的社会认知度能够提高,当我们跟别人提到社工的时候,别人能够像听到教师、记者、司机这些职业一样,把我们的工作作为一个独立的、清晰的职业来看待,能够很自然地说一句‘哦,是社工啊!’”。

当然,在社会工作发展的起步阶段,很难要求社会公众能够像理解一个熟知的职业一样认识社工,这种愿望暂时还只是美好的设想。它只反映了当前社工面临的现实困惑和美好期待。愿2015年社工的新年职愿之四——公众认可愿望可以成真。

每位社工都有一份梦想,这份梦想看似渺小,但汇聚起来,便是全体社工同仁的梦,是象征着社会进步与和谐的梦。在2014年的国际社工日上,李立国部长曾满怀深情地说,“发展社会工作、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是衡量社会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希望广大社会工作者勇挑时代重担,自觉把社工梦融入中国梦,投身社工事业,弘扬社工精神,践行专业使命,为实现伟大中国梦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职业梦想是社工梦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社工、支持社工、帮助社工,让社工的职业梦想之花早日绽放。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