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首届惠州社工宣传周启动 希望增强社会工作认同度

2014-03-18 14:40   南方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每年3月的第三个星期二是“世界社会工作日”,今年3月18日是第三届广东省“岭南社工宣传周”。今日下午,“幸福惠州 社工同行”—首届惠州社工宣传周暨“文明社区 共建共享”社工+志愿者共建文明城市行动将启动。

关于社工,你知道多少?

每年3月的第三个星期二是“世界社会工作日”,今年3月18日是第三届广东省“岭南社工宣传周”。今日下午,“幸福惠州 社工同行”—首届惠州社工宣传周暨“文明社区 共建共享”社工+志愿者共建文明城市行动将启动。

自2011年底惠州第一个社工机构设立以来,目前惠州已有24个社工机构,有421名社工,其中近150人专职从事社会工作,在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居家养老、救助戒毒等领域发挥作用。

“希望通过社工宣传周活动增进大众对社会工作的认同,扩大社会工作的影响力,提升社会工作者的专业形象,推动惠州市社会工作专业队伍建设。”市民政局人事科科长邹华彬说。

社会工作

即Social Work,是指在一定的社会福利制度框架下,根据专业价值观念、运用专业方法帮助有困难的人或群体走出困境的职业性的活动。

社会工作者

即Social worker,是指遵循助人自助的价值理念,运用个案、小组、社区、行政等专业方法,以帮助机构和他人发挥自身潜能、协调社会关系、解决和预防社会问题、促进社会公正为职业的专业工作者。

你了解社工吗?

知悉度不高,入户调查曾被拦门外

你知道社工吗?是否知晓社工与志愿者的区别?是否接受过社工服务?

对于这些问题,普通市民大多搞不清楚。

“社工是新事物、新概念,需要慢慢推广,通过向居民提供高质量服务,人们会逐渐意识到社工的存在以及社工的本质意义。”张文斌是惠州公民伙伴社工服务中心的社工,自2012年底开始,一直在仲恺区曙光社区服务,“刚进驻时和居委会一起办公,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居委会工作人员;我们免费组织了不少活动,也有人将我们等同于志愿者。但随着活动的开展,今天很多人已经明白我们的角色和功能”。

邹华彬也表示,当前惠州社工在市民中的知悉度、认同度还远远不够。“很多人觉得社工可有可无,社区为什么要准备场地进驻呢?也有人认为,花政府的钱又养一个机构做什么?有时,社工想做入户调查都得解释半天。这也是当前社工进一步发展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今年的宣传周重点是希望更多市民接触到‘社工’概念,希望更多市民明白社工通过提供公共服务获得社会认可、获得政府购买服务。”

社工能做什么?

主打“服务牌”,尝试促进基层民主建设

目前,惠州社工主要服务于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居家养老中心、救助站福利院等福利机构、戒毒所等。其中,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社工人数最多。去年,惠州市花800万元建设20个社区综合服务中心,不少社工机构参加了招投标。

“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工作包括青少年教育、亲子交流、社区养老、残疾人康复工作等。比如,提高青少年的自信心、引导父母与孩子进行良好的沟通,偶尔还有家庭暴力等需要调解。”张文斌说。社区服务最直接面对普通大众,做得好,很快就能在群众中树立口碑。

除了社区服务,还有相对特殊的种类,如救助站或戒毒所中的社工。这些机构开设有专门的社工岗位,从社工机构引入社工,为受救助对象或戒毒人员提供服务。惠州市救助站就从大同社工服务中心引入两名社工。在接到受救助对象后,社工可用专业工作方法了解受救助对象更多的信息,并做相应的心理辅导。

在广州、深圳等社工机制发展较为成熟的城市,社工还会介入不良青少年教育、社区司法矫正等专业要求较高的领域。目前,惠州在这些领域的工作刚刚启动。广州市天河区启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所负责的“阳光行动—不良行为青少年守护工程”正在调研阶段,旨在为出现行为偏差的青少年提供心理引导,使其生活进入正常轨道。“对不良青少年的介入,难度是比较大的,很多青少年并不乐意社工的接触。我们大约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每周练习两至三次,与他的亲友同学建立关系,才可能获得信任。”广州市天河区启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李森说。

“社会工作是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良好的社工服务可以促进社会的和谐。”邹华彬说。在今年的村(居)委会的选举中,在东湖社区服务的西湖社工服务中心还作为第三方机构进入200户居民家中访谈,了解其对选举的看法以及对社区发展的意见和建议。“作为第三方来进行访谈,居民在发表意见的时候没有那么多顾虑。每个访谈对象的资料是保密的,这可以让意见得到充分表达。”西湖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甘赞育说。

社工如何提升?

逐步建立培训和发展机制

除了知悉度不高,惠州社工还面临的另一个重大问题是社工素质参差不齐。“无论社工个人,还是社工机构,实务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大多数社工都是这两年毕业的大学生,年龄小,无论对社会问题还是对家长里短,经验都是不足的。”邹华彬说。

张文斌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他于2013年大学毕业,是个“90后”,“当遇到家庭暴力等比较复杂的事件时,当事人会觉得你年龄比较小,生活经验不足,不能理解相关问题。我也不会硬说我能理解,或者能解决。我会告诉他们,虽然我不一定经历过,但我知道有各种解决问题的途径,或许可以给他们一些启示。此外,还可以寻找有处理经验的人或者街道的妇女主任来调节。”

对于社工未来的发展,薪酬和专业培训问题备受关注。“深圳和广州对于社工薪酬有一个标准,这样社工比较有安全感。在惠州还没有建立相关标准。有时候,政府向机构购买了服务,但购买的费用或许只有很少一部分给了一线社工,这不利于激励社工把工作做得更好。”张文斌说。

李森则对比广州和惠州两地社工的差异,认为惠州社工的当务之急是通过培训和交流,提高专业水平。

“我们在逐步建立社工培训和发展的制度。”邹华彬说。目前,惠州开设有社工考前培训,免费为社会工作人士提供培训。根据计划,明年惠州应达到每万人有5名社工的标准,以此计算,惠州应有2500名社工,但目前只有421名社工。

对于一线社工,在市民政局组织下,去年有3批次近40人到香港参加了为期3天的培训。“这些人是各机构的骨干,到香港的社工机构中参与社会服务,在实务操作中学习经验,回来再传授给其他人。”邹华彬说。

社工本土化发展也是市民政局关注的焦点。经过多方沟通,去年惠州学院开设了社工班,培养本土社工人才。“现在打算设置社工实训基地,根据不同的服务领域,设置养老、儿童、戒毒等基地,让学生们接触社会工作的具体内容,满足本地对社工人才的需要。”

除了政府方面的努力,社会组织也在培训方面有亮眼表现。仲恺社会工作联合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每个月邀请香港的社工督导讲课,吸引惠州不少社工参与。“讲课大多是案例讨论的方式,有模拟操作、小组讨论,大约三四十人参加。”张文斌希望有更多机会学习先进的经验方法,成为一名能解决疑难问题的社工督导。

南方日报记者 钱小敏 通讯员 王韬杰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