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组织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

2015-04-24 10:00   《深圳特区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16日上午,深圳市民政局和福田区政府签署《推进社会组织建设改革创新合作协议》,福田区将在培育发展、规范管理等三个方面,在社会组织建设领域推进12项改革。

6580825623248128212_b

  

16日上午,深圳市民政局和福田区政府签署《推进社会组织建设改革创新合作协议》,福田区将在培育发展、规范管理等三个方面,在社会组织建设领域推进12项改革。

往年四五月份,是深圳行业协会交年检材料的最后关头,深圳市快递行业协会的办公室主任罗滨红都在忙着准备年检材料。今年这个时候,罗滨红显得有点“闲”,但协会的工作他却丝毫不敢松懈,因为“社会组织史上最严监管”随时可能光顾。

去年,深圳以年度报告+抽检的方式代替年检制,为行业协会减了负的同时,又戴上了“紧箍咒”。“以前都是突击准备年检材料,现在推行常态化的抽检,就必须得‘功在平时’了,得自我检查,规范管理,才能不受处罚。”罗滨红说。

这是深圳市社会组织综合监管的一个缩影。得益于深圳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改革,截至去年底,全市社会组织总数8241家,年均增长率达20%,创造了社会组织培育的“深圳速度”。“社会力量得到了充分调动后,我们的工作理念应该从‘重登记轻管理’转变为‘易登记重管理’,培育发展与管理监督并重,打造社会组织的‘深圳质量’,促使社会组织良性发展。”深圳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杜鹏表示。

作为全国社会组织创新示范区,深圳社会组织完成了从“深圳速度”到“深圳质量”的跨越。

顶层设计破题

广发英雄帖“开门立法”

去年4月1日,《深圳经济特区行业协会条例》正式实施。该条例在全国率先突破“一业一会”的限制,充分引入竞争机制,使优胜劣汰成为可能。此外,条例进一步简化了登记程序,调整了行业协会的范围,改革年检制度,进一步激发行业协会的能动性。国家民管局领导指出,该条例是近5年看到的最好版本。

自2004年开始,深圳开始探索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取得了全国瞩目的成效。社会力量得到充分调动,社会组织出现井喷式发展。2014年,深圳市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再起航,出台《深圳市社会组织抽查监督办法》。2014年12月,中共深圳市委办公厅、深圳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了深圳市社工委和深圳市民政局联合出台的《关于构建社会组织综合监管体制的意见》,提出构建完善该市社会组织领域的行政司法监管、社会公众监督、社会组织自律、社会组织党组织保障“四位一体”的综合监管体系。

为了给社会组织创造更好的环境,为社会组织的“深圳质量”保驾护航,记者从市社会组织管理局获悉,今年该市将推动社会组织立法工作,通过立法探索将社会组织定义为与商事主体相对应的社会服务主体,探索更科学、更准确的社会组织分类标准;以“宽进严管”为原则,通过立法建立完善社会组织登记、依法自治、综合监管、信用信息建设、培育扶持等体制机制。

“对于社会组织条例的起草,我们打算开门立法。广发英雄帖,号召专家、学者、研究机构、普通市民都对条例提出意见和建议。优秀的文本、观点或思路,我们将给予奖励,让大家的意见都参与进来,到明年初形成初步的草案。一个法律的出台最重要的是要得到法律所涉及对象的认同,虽然这样决策的成本会提高,但执法的成本也会降低。”市社管局局长凌冲说。

培育发展与监管并重

打造社会组织的“深圳质量”

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来深圳考察了一家超材料研究院——深圳光启。“这样高大上的研究院不是政府机构,也不是企业,而是在民政部门注册的民间非企业,科技类民办非企业避免了事业单位僵化的行政管理模式,也避免了企业的逐利性。这将改变中国的科技生态,推动中国的科技体制改革。”杜鹏表示。目前,在深圳,像光启一样的民办科研机构还有华大基因、太空科技研究院等208家。

而今年,针对民非科研机构发展的专项扶持政策即将诞生。凌冲告诉记者,目前,市社管局正与市科创委合作,对民非科研机构的现状进行课题研究,准备联合起草关于加快民非科研机构发展的意见,来推动科技类社会组织的发展。除了民办科研机构外,市社管局还将与各行业主管部门,包括文化创意产业、环保、民办教育、民办医疗、公益慈善、社区社会组织等领域制订扶持发展该领域社会组织的办法和实施细则。

一手抓培育发展,一手抓综合监管。深圳在全国率先建立不预先通知的社会组织抽检监督制度,将以往被动监管状态,改革为主动“出拳”的抽检方式,构建行政司法监管、社会公众监督、社会组织自律、社会组织党组织保障“四位一体”的综合监管体系。这被媒体誉为“社会组织史上最严监管”。今年,社会组织抽检将常态化,每月抽查6~8家社会组织,抽检结果直接向社会公布,发现问题及各类违法违规的社会组织将纳入异常名录。综合开发研究院公共经济与组织创新研究中心主任阮萌博士指出,深圳的实践表明了政府对社会组织监管方式的理性回归,也为我国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提供了经验。

搭建支持保障体系

打造社会组织的“淘宝”平台

今年初,17家未按时提交年度报告的行业协会被列入社会组织异常名录。除了年度报告外,抽检发现问题以及存在各类违法违规的社会组织都将被列入异常名录,以此来创新社会组织信用监管方式,引导规范社会组织重视信用建设。据了解,今年,该市将在此基础上,搭建集行政审批、管理信息推送、社会组织信息公开、社会评价于一体的综合性、立体化信息平台。依托网络信息平台,建立信用制度和信用管理方式,完善公众监督机制。

“就像淘宝网一样,社会组织可以在上面发布内部治理和提供服务的信息,同时也接受服务对象、政府和公众的监督。普通市民要选择一个社会组织服务的时候,可以看到它提供服务的内容、服务记录,好评率,政府对他们的奖励、处罚以及社会各方面对他的评价。既能推广又能监督。”凌冲说。

此外,深圳市今年还将打造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和社会组织研究及人才培育平台,加快推动社会组织的建设并培育社会组织领军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