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民间排行榜折射公益透明能见度

张明敏 2014-01-20 16:53   公益时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邓国胜认为:“一个完全由民间发展、调研、发布的公益透明榜单,在现阶段理应成为行业透明的一个标杆和引领,它折射着中国公益的透明能见度。”

最近,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指数榜单引来了众多NGO的目光。该榜单统计的1000家公益组织透明指数平均分始终为26.99,而满分是100分。

这份榜单以中国境内的草根NGO在公开渠道发布的公开数据为采集对象,按照能收集到公益组织披露信息的多少,做出排行榜单。但榜单排名并不代表公益组织的优劣,只是反映公益组织自身的信息披露程度。

该榜单的学术支持方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认为:“一个完全由民间发展、调研、发布的公益透明榜单,在现阶段理应成为行业透明的一个标杆和引领,它折射着中国公益的透明能见度。”

信息披露的优等生

“1月3日爱心人士赵天琪妈妈捐赠500元、1月8日南翔食品有限公司捐赠价值2000元的食品……”在安徽省合肥市的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的网站页面上,“亟需物质、爱心板、活动公告、资源中心”等信息不停滚动,组织的各方面信息都能查到,它们在中国公益透明指数榜单中排名第二。

“信息披露已经成为常态,这对于公益组织来说非常重要,想要得到发展,做披露是一条便捷途径。”协会副会长、秘书长王夺对《公益时报》表示。

这家机构在2003年12月成立之初,靠接受英国救助儿童会每年10万元至30万元的资助发展,一直持续了3年,期间也通过收取服务对象——残障人士1400元/月的服务费用获取资金。2007年,机构通过参加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获取了一部分资金,不再依靠境外资助。同时将服务对象的收费标准下调到每人每月800元左右。

王夺觉得,机构能发展到现在,并不断扩大资金来源,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信息公开透明。在合肥市春芽残疾人互助协会网站上,最早可查到2010年的年报财务数据。公众想看的都能看到,从而获得了信任。

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成都高新区萤火公益事业发展中心,这是两家来自西部、以教育为服务领域的民间NGO,它们分为位列中国民间公益透明榜单的第6位和第8位。两家机构均表示信息的公开透明,尤其是财务信息的公布,促进了组织的发展。

青海格桑花教育救助会2005年注册,2007年成为青海省一级社团,秘书长徐来始终觉得机构的成长和自身机构公开透明分不开。尤其是2010年玉树地震后,长时间的公开透明给机构带来了切切实实的好处。

“格桑花在2010年玉树地震时收到捐款善款是500多万,但到了2011年就上升到了1000多万元,比2010年多了近一倍。”

感受到好处,更坚定了机构信息公开的决心。“2010年玉树地震收到500多万善款后,每一笔流向都做出了详细的公布,再加上之前机构透明的经验,我们会对捐助者进行回访,通过主动沟通方式告知捐助者你的善款去了哪。”徐来直言不讳地说,“一本明白账、欢迎来查账。”

跟格桑花一样,成都高新区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同样受益于公开透明。

2010年,成都高新区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接受捐赠善款不到40万,到了2011年就到了近80万。

在该机构负责人兰帅眼里,这部分增长的钱就来自于机构长期坚持不懈披露信息产生的效果。“账目明白了,信任就增加了,信任增加了,麻烦就减少了。”兰帅说。

在兰帅看来,现在公众的捐款意识与之前相比有了大幅度提升,公众对捐助对象有自由化,自然维权意识就普遍化,那么机构自律就应该成为常态化。

小机构的披露经

与之前这三家位于榜单前列的机构对信息公开成效的认同相比,也有不少机构觉得这种公布对于自己的组织并没有多大意义。

上海市血友病联谊会和宁夏中卫市残疾儿童康复中心是两家位于我国东西两端的民间NGO力量,上海市血友病联谊会以服务上海本土血友病患者为服务对象,该机构负责人孔德林觉得,虽然排名靠后,但这种透明对于他们组织来说意义并不大。

组织机构小、未到相关部门注册、不接受捐款、并不想有大发展是孔德林认为公开没有太大意义的原因。

“也就是每年几次定期的活动,也不接受捐款,平常开展活动的经费就来自于我的几个企业家朋友赞助,一年可能有5000元左右做做活动,几个血友病人聚聚,分享下治疗方法和成果,而就这5000元我也将相应开出发票交付资助企业,我也没有想着把联谊会做多大,透明公开对于我们这种小组织没什么必要。”孔德林说。

而在李芳看来,机构大小、资金来源与组织公布信息的意义大小有着直接的关系。

李芳觉得,如果机构小,善款来源又是自筹,对公众信息披露根本就不必要,但她也认同如果机构要是做大、做强了,公开透明还是很有必要的。

“中卫市残疾儿童康复中心就是我自己投钱办的,资金都是自掏腰包,并没有拿公众和企业一分钱,那你说我这个公开有必要么?当然不光是指财务方面,机构人员也基本就是我自己,如果真要讲透明,那还得去雇人来做相应的工作,产生这部分成本还不如我直接去多救助几个孩子。”李芳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

排名的意义

排名不同的组织各有自己的说法,那么榜单制定者是怎么看待的呢?

榜单的牵头人之一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邓国胜教授接受《公益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榜单排名并不代表公益机构的优劣,但代表了机构信息公益透明、公开披露的程度,在现阶段国家层面还没有出现一个能够使民间NGO可以参照执行的标准时,行业内先拟定一个可以参照的标准,这应该算在行业内能够起到引领作用。”

“这份榜单我们有着自己的特色也结合国际上一些榜单的经验,比如国外‘慈善导航网’从各个不同角度来描述机构特色,但国外慈善从起步到现在都已经有一百多年了,中国慈善才刚刚开始,榜单指标将会随着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而做出相应新增或调整。”邓国胜说。

对于均分远离及格的结果,榜单的发起方自律吧总干事丁承诚表示:“这就是目前中国公益组织透明度的现状,不容乐观。”即便是这样,丁承诚也坚持认为,“公益组织的公开透明应该成为组织机构的一个常规动作,就像我们每天都要呼吸空气一样”。

“公开透明的目地除提醒组织之外,更最要的就是要公众用脚来投票。”邓国胜补充道。


  • 微博推荐